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旅游磐安 > 线路攻略

国风人文图典|记佳村的舞龙传说

发布时间:2019-07-31 字号【

  我与浙江省金华市磐安县玉山镇的佳村神交已久,也可以说是一段文字缘。

  十五年前即2004年,我在思考中国人?#26469;?#27969;传的舞龙风俗究竟是怎样起源的?花费了许多时间来阅读古代典籍资料,各?#32622;?#30446;的灯节不可能早于汉代,但“舞龙”风俗起源则要早得多,它是古人“祭天”的风俗的遗留,时间上可上溯到数千年之前的夏商周三代,因为那个时候人们盛?#23567;?#25964;天?#34180;ⅰ?#31085;天?#20445;?#21476;人未启之时,龙神话成为他们崇拜的神灵,那个时候的人们相信龙是专管雨水的司雨神,对于靠天吃饭的民众来说,谷物是维持生命的根本,作为司雨之神的龙的重要性也许超越?#35828;?#33308;、契和后稷。因而这种想象出来的龙也就被古人奉为“吉物”出现在庆典祭祀中。《礼记·王制》说:“春曰礿,夏曰褅,秋曰尝,冬曰烝。”说的是夏商两朝的祭祀,在一年中有春分、秋分、夏至、冬至,四个正时的祭祀。而到周王朝以后,则改为春曰祠,夏曰礿,秋冬不变。人们在祭祀时舞龙,是幻想龙是司雨之神,想以舞龙来祈求神龙,以保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

  龙在历史文籍的记载中出现的时间很早,但要寻找这些资料也非?#36164;攏?#21476;代典籍中鲜有记载,那就从民间传说和民间故事中寻找,我以为,以客观实在物为中心建构的民间传说,寄寓着民众对各类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的评价,是他们的历?#39277;?#28857;和历史情感的重要载体,被称为“口传的历史?#20445;?#20854;历史价值甚至可以填补历史记录的空白,纠正历史记录的谬误。

  然而民间传说与故事浩如烟海,各种舞龙来由的传说与掌故也是众说歧出,记得那一年我从浙江民间故事集成中发现了这条民间传说:

  传说在浙江金华县有一座奇灵山,山下有一条名?#23567;?#28789;溪”的大溪流。人们每天都用灵溪的水来浇灌稻田。传说神龙为解百姓干旱之苦,行云播雨,得罪了天庭,遭到玉皇大帝的问责,被处以问斩的处罚。说来也怪,那些日子,金华县天天下红雨,更奇怪的就是在灵溪的岸边,从天上落下一条被分割的巨龙身体,后来,百姓知道后都十分后悔,所以每逢正月十五便舞龙,希望巨龙的身躯能接合起来,这个习俗就一直流传?#20004;瘛?/span>

浙江金华所辖的磐安县有一处灵溪院?#32602;?#23601;是今百年老校玉山中学?#32602;?#35813;校建于清?#25345;?#21313;二年(1655年),康熙十八年赵衍为之记,院僧振济写下?#35835;?#28330;杂咏》诗传世,可以证实佳村作为这则舞龙发源地传说的旁证。

因为感动于这则民间故事,于是就在我在《民俗文化传播》一文中,以佳村舞龙传说的案例,论证了中国民俗传播的特点,当然也记录了这个凄美的舞龙故事的史实。灵溪是磐安玉山镇的母亲河,全长20多公里,穿越整个玉山镇,汇集多条支流后,在佳村的东西两头作了两次大角度拐折后,流入五丈岩水库,最终汇至曹娥江。这里与民间舞龙起源之地的传说高度吻合。这篇小文?#36335;?#34920;后,在网上不胫而走,引发了《金华日报》记者石磊先生的考证报道,刊发在20051115日《金华日报》副刊《浙中新报》的头版上,浙江《磐安报》记者陈可礼也发表了考证报道。

此后不久,我得知海峡对岸的台湾国语日报社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民俗节日故事》丛书第一册《龙灯?#32602;?#24320;篇之语就讲了一个关于舞龙起源的民间故事:浙江省金华县有一条大溪,叫做“灵溪?#20445;?#28330;水从北边的奇灵山上发源,顺着溪谷流下,一直流到平地。沿着溪水流过的地方,散布着不少村庄,村庄里的人都靠种田生活……那本书的作者也认定起源地在浙江金华磐安玉山镇的灵溪。

  磐安玉山镇佳村八十八岁老人陈亨和先生,原先是玉山中学的教师,自小喝着灵溪水长大,又在灵溪之畔工作了大半辈子的他,对家乡的这条母亲河感情极深。陈亨和退休以后的二十来年,他坚持不懈地收集当地与舞龙文化有关的民间传说与故事,居然有二三十条的斩获,如《神龙是赐主,神龙也威严》、《龙尾横在下觉庵》、《上天入地化龙坞》、《佳村新安寺寻踪》、?#35835;?#28330;巨龙的传说和中华舞龙的发源史》、《龙头左眼——西井的故事》……我读着这些文稿,这是一个挚爱家乡历史文化的老人,更是向磐安玉山佳村传统文化的这位坚定的守望者致敬。为了表达我的敬意,这次我雨中访佳村,特地带上?#20439;?#20316;三卷本《中国民俗学通论?#32602;?#35831;这位老前辈指教。

  我向慈眉善目的老前辈陈亨和先生赠书的情景

  我在佳村访问,令我惊叹不已的是,在佳村灵溪两岸,灵溪神龙的故事,都能在这快风水宝地上找到现实的对应。传说中的神龙被斩,龙头、龙身、龙尾都降落在灵溪两旁,留下了永远的不朽的地名与形体,龙首就降落在村中世称“龙头背”的地方;龙身降落在“化龙岩?#20445;?#40857;尾降落在“龙尾山”上,而且形象神似,惟妙惟肖。龙是中国人祖祖辈辈的图腾,带?#23567;?#40857;”的地名在各地屡见不鲜,但像佳村如此密集的龙字地名,“金衩龙、花龙坞、蟠龙、来龙头、长龙?#34180;?#26356;有龙首、龙身和龙尾与传说故事的情节惊人吻?#24076;?#24456;是令人称奇。在佳村,纪念神龙,古已有之。佳村?#23567;?#40857;王庙?#34180;ⅰ?#25918;生池?#20445;?#29305;别是有一支当地淳朴民众自发形成的“龙灯源”板凳龙的?#28216;椋?#28436;绎?#23665;?#40857;连接起来的凄美故事,香港阳光卫视在2008年曾经拍摄视频,向海内外进行传播,继而由作曲家孔迪专门谱写了《舞龙源之歌?#32602;?#21709;彻国内外乐坛。

  佳村是一个古村落,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。原是周姓的繁衍之地,隋唐时迁居于此,四周布满庵?#28023;?#25454;陈亨和老人说,可考的就有六庵四庙,兴盛时期,灵溪一带分为西周、东周、前周、后周等几个村,它们互为相接,盛极一时。传说中当地有一条“十里长街?#20445;?#34903;上“光雨伞铺就有18家之多?#34180;?#26449;里的百年老校——玉山中学,著名历?#36153;?#23478;吴?#24076;?#36824;有张浩、僧大开等均是?#35828;?#30340;名人,兼有过几位?#25296;?#30340;阵亡将士和远?#23736;?#21335;亚与?#31449;?#20316;战的远征军老兵。

经过这些年来各方人士的辛勤劳动,挖掘整理,灵溪作为舞龙起源地的成果收集工作初见成效,作家张本高著《龙灯的故乡》、学者周伟毅撰《舞龙故乡?#32602;?#20808;后由吉林和湖南两地出版机构出版《舞龙舞狮读本?#32602;?#20854;中都说到“舞龙起源于金华?#34180;?#22269;内各大媒体包括《文化月刊》以及西班牙华人媒体《欧华报》、美国华人刊物《文萃》都做了较为翔实的采访报道,磐安县委、县政府高度重视,地方党政领?#35760;?#24448;佳村调查研究,都留下了很多有价值的文本。

文化是民族的血脉,是人民的精神?#20197;啊?#25991;化自信是更基本、更深层、更持久的力量。如今,磐安玉山镇?#22270;?#26449;村民都在积极响应党中央、国务院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,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号召,他们在将佳村打造成一个新型的田?#30333;?#21512;体,以佳村的人文传统与故事,建立了“龙文化?#25925;竟蕁保?#24314;设了“舞龙源?#34180;ⅰ?#33310;龙峡?#26412;?#35266;和景点,同时结?#22799;?#23435;遗存——玉山古茶场,建立了古茶场博物馆,让古老的佳村文化中独一无二的理念、智慧、气度、神?#24076;?#22686;添磐安人民内心深处的自信和?#38498;饋?/span>

  因一段文字而与一个古村落结缘,是我的福分。我忘不了玉山镇、佳村领导和村民对我的?#38431;?#24536;不了陈亨和先生对我的信任,这是一份沉甸甸的道义与情义,也是文化工作者的责任。我的文化研究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,以一己的绵薄之力回报磐安父老乡亲对我的厚爱。

佳村,我还是要来的。

 

仲富兰

2019715日于沪上五角场凝风轩

富豪生活送彩金